小说乐 - 都市小说 - 宝福在线阅读 - 第三十六章:汝兰

第三十六章:汝兰

        珍珠和玲珑陪在魏宝福身侧跪着,她们能感受到自家郡主的伤痛,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只能这样静静的待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面带哀伤的烧着纸,有些思念,她很想跟他们倾诉,但她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听得见,看着烧着的火光,她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见到了那个会温柔宠溺着她的母亲,还有那个,看着像个孩子,却将她爱若珍宝的父亲,他们相携着站在一起,真的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的眼睛不自觉的湿润了,她原本想着不要哭的,她要让他们放心,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坚强独立,可此时此刻,一切都崩塌了,她终究还是软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..........是小郡主吗?”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,魏宝福下意识的回头看,虽是泪眼朦胧,却还是认出了来人,正是一直伺候在母亲身边的汝兰姑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穿着素色的衣裙,发髻上攒着白色的头花,哪里还有小时候见过的明艳大方,她故作不确定的问道:“你是,汝兰姑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一怔,眼泪也顺着脸庞滑落,她有些激动的走上前,手足无措的看着魏宝福,慌忙跪下给她磕头,激动的说道:“小主子还记得奴婢呢,真好,您都这么大了,跟王爷长的真像,若是王妃见着了,不定怎么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如今,汝兰就如同是活死人一样的生活着,她对王妃忠心耿耿,若不是想着守好他们的陵寝,替她看着小主子成亲,只怕早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主子,您如今过得好吗?奴婢在这里什么消息也没有,也不知道您如今过得怎样了,四皇子殿下、太后娘娘、淑妃娘娘都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是真的没想到,会这么猝不及防的见到魏宝福,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了,魏宝福上前将她扶起,有些哽咽着说道:“姑姑放心,我很好,大家都过得很好,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见她,如今她自己出现了,倒不用费心思找了,汝兰点头道:“好的,郡主若是不嫌弃,就到奴婢歇息的地方坐坐吧,这里的宫人,也不知道您来,定是没收拾出什么像样的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点点头,她虽然爱洁,却也不是有公主病的人,以前拍戏什么样的环境没经历过呢,更何况,像汝兰这样的人,即便是在皇陵,那也不可能让自己住的太邋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魏宝福都在斟酌着怎么开口,汝兰还一直沉浸在欢喜的情绪里,这么多年,她过着无悲无喜的日子,忽然这么激动,总是需要时间平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珍珠跟玲珑并不知道自家主子的想法,很多事情魏宝福不主动说,不主动透露,她们是不会去追根究底的,她们坚信,主子不管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带魏宝福进了屋,汝兰赶忙去给她端茶倒水,一边忙碌着,一边有些窘迫的说道:“郡主,奴婢这里过得简单,也没有什么好茶,还望您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笑着接过她手里的茶,不在意的说道:“姑姑多虑了,我不是挑剔的人,名品我能饮得,粗茶也能进口,只要是能喝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魏宝福也懂得享受生活,但并不意味着她吃不得苦,汝兰笑的一脸欣慰,她从小郡主的身上,看到了王妃的影子,魏宝福吃了两口茶,对着珍珠玲珑说道:“你俩去外边守着门吧,我要跟汝兰姑姑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丫头也不多话,恭敬的行礼离开,汝兰看着,不自觉的点头,“这两个丫头,还是当年我给您挑的吧,如今倒是出落的这般好了,规矩也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笑着点头,“我身边的丫头嬷嬷都不错,没有不懂规矩的混账人,姑姑放心。”汝兰忽然明白了自家王妃离世前的话,她家小主子就该这样明媚开朗的活着,不该背负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,我来,是想问您,我母亲可有留下什么话给我,如今我也长大了,也该知道事情的真相了。”魏宝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汝兰早在见到人时,就有了心理准备,这会儿倒是也不为难,语气平和的说道:“郡主,您与太后,还有宫里的淑妃娘娘与四皇子一切都好,您就当什么都不知道,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呼吸一滞,苦笑道:“姑姑,我只想知道,四皇子是不是我母亲所出?”这一句话,魏宝福说的极轻。

        汝兰有些惊恐的说道:“郡主,旁人都可以误会王妃,包括太后都可以数落她,但是您不可以,她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担心魏宝福受太后影响,认定自家王妃是个抛夫弃女,爱慕权势的坏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拉着她的手,轻声安抚道:“姑姑别激动,我知道,我是想问,四皇子是不是父亲与母亲的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汝兰安静了下来,她有些欣慰的说道:“您还是知道了啊,那孩子长的也像王爷呢,也就出生时奴婢看了一眼,之后就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追问道:“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,祖母认定淑妃娘娘是我母亲,而实际上淑妃娘娘却是我姨母,四皇子似乎也是我的亲弟弟,可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,难道皇上就毫无所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嘲讽一笑,“您以为皇上是真的爱慕王妃吗?他不过是想抢夺王爷拥有的一切罢了,他压根分不清王妃与二小姐,那时候二小姐为了王妃腹中的遗腹子,甘愿替身代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干涩着嗓音说道:“姨母能冒充母亲,我是相信的,旁人很难察觉,只要姨母愿意,即便是外祖母也察觉不了,那怀孕这件事怎么伪装呢?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惨然一笑,郑重说道:“郡主,您与四皇子,将来不管过得如何,都要好好孝顺二小姐啊,她为了四皇子光明正大的出现,不惜服用让人假孕能生下畸形胎儿的虎狼之药,那药吃了,就跟寻常孕妇一样,有怀孕的症状,但生下来的十有八九都是怪胎,而且,服用那药之后,女子不会再有身孕,二小姐生下的是个没有五官没有四肢的肉球啊,她自己也九死一生,吃尽苦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泣不成声的说道,魏宝福眼眶也红了,姨母竟是糟了这么大的罪啊,汝兰平复了一下情绪,接着说道:“王妃真正的死期是在四皇子生产之日,那时,王妃早就心如死灰了,为了腹中孩子才硬撑着的,孩子一出世她就熬不住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二小姐为了代替王妃,只能提前假死,姐妹俩只能有一个出现在人前,王妃就一直偷偷在山庄里养胎,这一切都是二小姐安排的,连勇毅侯府的老太太都不知道,除了奴婢与齐珍,二小姐不相信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在心里憋了太久,今日终于可以全部说出来,她反而觉得轻松很多,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:“王妃去世后,我又偷偷将她葬在王爷身边,这才让他们夫妻得以团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不敢想,母亲跟姨母究竟是怎么扛过去的,她带着哭腔问道,“那弟弟是怎么被送进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汝兰平静了许多,“在二小姐快要生产之前,齐珍偷偷将四皇子接走,跟着府里派去的产婆一起带着四皇子进宫,那个时候二小姐已经在宫里站稳了脚,怀孕期间皇上是不用留宿的,只要各方面打点好,虽危险却也不是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始末,她久久不能平静,姨母这样的女人,若不是为了他们这一家,原本是可以过得很好的,她有谋略有眼界,偏偏葬送在了这深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与姨母,跟你说过,要告诉我这一切吗?”汝兰是知道所有事情的人,虽她是母亲的贴身侍婢,谁又知道能不能一辈子忠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不让奴婢说的,她只想让您平平安安的过一生,二小姐却说,若是您亲自来问,我可以告诉您真相,奴婢身边一直都有二小姐的人照应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知道了,姨母在汝兰身边安排了人看着,若是她能守口如瓶,那就能好好活着,若是不能,只怕还未开口就要送命了,姨母是个做事周全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对汝兰不公平,可魏宝福却不能说不对,这是最稳妥的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,你可愿意与我一起离开,留在我身边伺候,日子还长,你这样一直待在这里,我于心不忍。”汝兰眼里满是欣慰,却还是坚定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这一辈子就只有王妃一位主子,就这么留在这里守着她,奴婢觉得很心安,郡主莫担心奴婢,二小姐派来的人,对奴婢很好,在这里生活无忧,虽是单调了些,却也平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宝福是不忍她后半辈子清苦,可若是她自己想要这样的生活,她也不会勉强,“你若是有什么困难,日后也可以派人给我送信,我会好好帮弟弟的,你莫要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不知道郡主如今是怎样的人,但就这短短一点时间的相处,汝兰莫名觉得她是个有魄力能担当的姑娘,不禁替自家主子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