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乐 - 其他小说 - 柯学捡尸人在线阅读 - 第575章 乌佐的新武器呢 求月票(???〃 )

第575章 乌佐的新武器呢 求月票(???〃 )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伏特加的异状,琴酒思索片刻,点了根烟,选择单刀直入地询问:“怎么提前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发自内心地叹了一口气:“感觉还是工作的时候心里比较踏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确切来说,是在琴酒旁边工作、有人镇场,心里比较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之前,伏特加经常担心琴酒大哥会被乌佐迷惑、哪天突然怀疑他忠心的小弟图谋不轨,反过来给小弟几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经历过昨天那地狱般的一晚,这么一对比,伏特加忽然发现,比起让他独自一人面对阴险狡诈还记仇的乌佐、以及那些被乌佐迷惑的帮凶,他还是宁愿待在琴酒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至少琴酒大哥知道乌佐的真面目。在共同面对乌佐时,可远比什么波本之类的靠谱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想起他被波本拿枪指着吃下的曲奇饼,愤愤不平地吐了一口气——虽说组织成员拿枪互指是家常便饭,但昨晚,他根本没像波本想的一样逼乌佐吃饼干,这完全是不白之冤,偏偏他还无处申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琴酒看了伏特加一眼,总觉得这个小弟身上,似乎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快就敏锐地发现了问题:“你那包点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脸色一绿,很没面子地说:“……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琴酒想起昨晚,伏特加发消息说他遇到了乌佐和波本的事,又打量一下伏特加的神色,有所了然:“你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车内的空气沉默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尴尬地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琴酒嗤的吐了一口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原本他还想看看乌佐被伏特加暗算得手以后,醒来时会露出什么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这么看来,乌佐也不是谁递的东西都肯吃……当然,也可能是上次的提醒终于有了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琴酒略感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很快就把这件小事抛到旁边,想起来另一件稍微正经一些的事:“他们那场无聊的游戏,进行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一怔:“游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琴酒闻言,想起来他还没和伏特加细说过这件事,于是简单道:“波本最近在怀疑乌佐的身份,所以正在用某些方法验证。而乌佐……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打算‘接下这场挑战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怀疑身份啊。”伏特加回想了一下昨晚在洋馆里发生的事,尤其是波本和乌佐之间的相处,眼中不禁露出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忽然就明白了之前模糊感受到的一些疑点,一拍脑袋:“难怪乌佐身上没带手机,连报警都是别人报的。一定是波本找机会切断了他的通信,想看看‘江夏’是否能在不联系外界的情况下,遇到那些异常的案子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,看起来还是乌佐更胜一筹啊,他不但成功‘偶遇’了事件,还遇得特别复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说到这,看了一眼琴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琴酒没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他于是简单描述了一下之前在洋馆里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暗暗给那些“惨遭毒手的珍贵海报”标了重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可惜在这件事上,琴酒大哥似乎和乌佐态度一致,完全没在乎那些被撕成碎片的绝版珍宝。

        琴酒只是点了一下头,发出冰冷的嘲笑:“看来波本对乌佐产生的那些‘误会’,马上就能被打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啊。”伏特加有点失望,但没有放弃告黑状,继续暗暗在描述中突出私货,“乌佐竟然诬陷我,假装是我想让他吃下那些麻醉曲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琴酒看了他一眼:“你难道不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那当然还是想的,只可惜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“曲奇”,伏特加就又回想起了那种被麻醉时身不由己的别扭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上眼药失败,他果断放弃了这个话题,回归正题,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:“不过,哈哈,虽然波本没发现他的身份,但他想弄死波本,难度也一定不小。乌佐的弱点太明显了——他找不到趁手的工具,就连我都不是波本的对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他的对手,你很骄傲?”琴酒冷哼一声,“也对,如果连你都能是他的对手,组织也不会批他那些没事找事的报销单,只会送他一副棺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伏特加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粗犷的笑声戛然而止,忽然发现自己刚才的嘲笑,有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    琴酒实事求是地说完,发现伏特加好像有点蔫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这毕竟是自己的部下,和波本那种神秘主义的讨厌同事并不一样,于是又勉强多补了一句:“你们擅长的领域有所不同,专心做好你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虽然非常稀薄,但伏特加成功感受到了安慰,重新坐直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琴酒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想了一下伏特加刚才的话,心情颇佳地按灭了手上的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能近距离瞒过波本,说明乌佐的伪装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自己也被乌佐骗过,但现在,自己已经发现了乌佐的本性,然而和乌佐接触更多的波本,却实验失败、至今还被蒙在鼓里,而且目测还会被蒙一段不短的时间……“波本没有眼光”这种评价,他都已经说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一开始,琴酒听江夏说要去陪波本进行这项“实验”的时候,觉得无聊且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从最近的新闻来看,乌佐一路上“偶遇”的案件,一点没少,甚至隐隐比他留在东京时还要多、还要花哨。这大概是他对于波本的暗中试探做出的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琴酒想,既然没耽误“刷声望”的正事,那其他的就随乌佐去吧。有波本陪练,乌佐应该也能得到更多实用的隐藏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就是不知道乌佐说要上交组织的那一亿円,究竟什么时候能到账,他都已经事先报给财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这个,琴酒忽然想到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在出波本这件事之前,乌佐约他当面交易现金的时候,除了波本的事以外,好像还提了一句“顺便给你看看我新找到的趁手工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琴酒看向伏特加:

        “乌佐好像入手了一件新武器,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感谢【鼓角手】大佬的盟主~\\(≧▽≦)/~

        加更蓄力中